(Page 1 of 6)
回 首 頁 下 一 頁
(看放大圖片請在縮圖上按一下)

自 序

月光 (1967) 37.5x30cm

  在難忘的文化大革命中,我只是一個初出茅蘆的 青年,蘇州工藝美術學校國畫專業的教師。那時除了 上街遊行,歡呼勝利外,就是被關在室內學習毛語錄 和文章,在這瘋狂的年代裡,自己真不知道去做甚麼 才好。好不容易拿到了紅衛兵總部簽發註有剝削階 級“小業主”出生的證明書,和同學們一起外出步 行串聯,帶看滿腳的水泡,一路上轉輾南北來到了北 京,幸運地擠入最後一批被“紅太陽”在天安門廣場 接見的行列中。在等待這一神聖時刻的來到之際,我 匆匆拿出了紅封皮的速寫本,畫下了好幾張激動人 心的速寫。
  接看武鬥開始了,膽小的我只好躲在家中,晚上 常會有零星槍聲和口號聲使你不能安睡,一天深夜” 槍聲又一次驚醒了我,但我卻被眼前滿屋如縷的月光 打動了,趕j忙爬起來摸黑找出了畫具,用水墨畫下了 這張感人的(月光)。
  睡在膈壁的父親第:天早上問我“昨天半夜你 在做甚麼?怎麼老是有響聲發出?"“畫畫嘛”。“畫 畫怎麼不開燈?”父親猶疑了,要知道如果你一開燈, 即會趕走這滿屋明亮月光的。

霧中水田 (1975) 39x27cm

  五七幹校的生活單調又重復,四周幾乎沒有能吸 引我的景色,平整的田埂和挺直的樹枝,一點也不能引 起我的畫興。有一天休息日,我因留校值班未能返家, 清晨起來,我打開宿舍的窗子,只見秋天的濃霧籠罩看 戶外的一切,又漸漸擴展著,本來單調的枝幹,水田一 下子變得時隱時現,神秘莫測,我趕忙用水和墨記下這 一印象,這清新、簡潔而感人的空靈之美,正是我多年 在畫中追求的靈魂。

揚子江上 (1971) 27x15cm

  在文化革命的高潮中,浩蕩的揚子江上架越了第一 座由國人自己設計施工的大橋,當時專家們均被打倒, 年輕的我,卻才有機會被選去南京參加設計大橋公路 橋面欄杆圖樣的工作。三結合的班子,每天早請示晚匯 報,複雜而嚴格的審稿制度,二個多月沒有能好好睡過 覺,終於完成了這一艱巨的任務,在一片革命的口號聲 中,我的風景作品被鑄成生鐵安裝在大橋欄杆上,任務 完成了,我拖著極度疲倦的身子,遙望著滔滔的長江, 堅持畫下了這一幅有紀念意義的水彩速寫。

秋繞水屋 (1975) 40x37cm

  東山,太湖畔的一個古鎮,離蘇州僅一小時多的路 程,是明代大學士王鏊的故里。這里是鎮內通向後山 二十四彎的必經之地,幾座民屋均用山石枕水而築, 映在水池中的倒影透徹明亮,秋日的瓜藤攀纏滿壁, 屋後的芭蕉已被秋風鑲上了一道道璀璨的金邊,這是 最典型的江南景色,來這裡寫生的畫家幾乎沒有不去 畫它的。那次我也畫下了這秋屋和秋水,只是比較認 真忠實對象而已。

晚炊 (1977) 52.5x47cm

  文化革命結束了,能有了去外省寫生的機會,好 高興,像小鳥放出了囚困多年的籠子。那時我的兒 子才剛剛出世幾天,為了不放棄這難得的機會,我只 得硬著心腸向妻兒告別,從此開始走出了小蘇州的 地界。這張畫是在那次去山東石島漁村人家的寫生, 從天不亮時就爬上山頭開始一直畫到天黑,最後家家 屋頂上都升起了裊裊炊煙,我趕忙添上這些動人的 線條,寫下了結束這張作品的句號。

荷塘 (1975) 48.5x33cm

白蓮 (1975) 52.5x52cm

  蘇州虎丘山上的民間傳說很多,(生公講學,頑石 點頭)就是其中之一,在這點頭石下的深深水池中的 點點白蓮,因為有了這個傳說而顯得更加神秘。在文 化革命中,我們以要創作那些歌功頌德作品為理由, 借虎丘山上的冷香閣住了一段時間,暫時避開了都市 裡口號的喧鬧聲,利用清晨和黃昏的時間裡里畫了許 多寫生,這是手邊僅剩的一、二幅。

(Page 1 of 6)
回 首 頁 下 一 頁

Chinese Art Net
Email: sales@ChineseArtNet.com